山佳木东

美术学院 /绘画匠人/BE NICE/处处处女座

祥雷-XL:

樱桃(2016.01.31)

最近我准备画一些静物作品,这也是我学画初期最先接触到的题材,因为比较安静简单,容易掌握。从我最开始学画到现在这二十几年里一直按照所画对象由易而难的顺序提高自己。最开始的时候我画的是石膏的几何体,正方体、长方体、锥体、圆柱体、圆锥体和球体等等。即使是最简单的几何体也存在难度逐渐提高的过程。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开始画的是石膏的切面像,也叫分面像,最开始是眼睛、鼻子、嘴巴和耳朵,后来才是经典的贝多芬、亚历山大和阿古力巴。就这样盼了好几年才终于被允许去静物室取出最靠里的石膏人头像,在石膏像进行的后期加入了一些静物的练习,第一次开始表现石膏以外其他物体的质感,至此我的学画初期才算宣告结束。再后来逐一的接触素描人头像、速写、色彩静物、复杂的素描静物、色彩风景(近景)、彩色头像和色彩风景(远景)等等。说这么多我学画的辛酸血泪史,是为了表明直到今天我都认为这种传统的学画方法是唯一可行的。学习书法、音乐、舞蹈和其他任何一种形式的艺术都是需要从简单枯燥的基础开始学起,没有捷径可走。
一直以来都会有朋友要我给他的作品提些意见,当然先要感谢朋友们对我的信任,但是很多我都没有回一个字,这不是我高冷,而是实在不知道该从哪里讲起。就好像一个连哆唻咪发嗦啦西都没分清楚的人弹了一段野蜂飞舞,然后问老师哪里弹的有问题一样。如果我硬要说应该加强基础,从最基本的物体开始画,人是最难画的,眼睛的神态,皮肤的质感,肢体的动作不是没有基础的人可以随便画的,连“文艺复兴时期最完美的代表”,他的作品的一个微笑至今还是一个谜的达芬奇同学都是先从鸡蛋开始画起的吧啦吧啦……一定会招来反感。“你这人怎么这么烦呀,我就喜欢画人,他是我的孩子,她是我的女朋友,我就爱画他,我不喜欢画苹果香蕉橘子……我都多大岁数了,哪有时间从头学起呀,这也就是个业余爱好,干嘛这么认真呀……”那么我们就从爱和喜欢这样一个角度谈起。我不否认这是人坚持从事一件事情的动力,但是这种爱和喜欢能持续多久就比较有学问了。谁都不希望做一件事情半途而废,即使是业余爱好,即使不会有任何结果,多数人应该也希望可以一直爱下去。但是如果长期把自己所爱的人画的跟鬼一样,并且一直没办法短时间内找到改进提升的办法,这会导致两种后果,要么审美被拉低了,要么不再爱了。审美被拉低倒也没有太严重,我自己认为美的事物无需考虑别人的感受这一理论是说得通的,可不再爱了损失就比较大。在我的身边见识过太多这样的例子,有的人通过绘画这个渠道给了自己一个很好的学历,进而是一份很好的工作,有的人真真正正的在美术创作中提高了自身的修养却也不再继续从事了,我不想用金字塔理论去形容半途而废的人和一直坚持的人的关系,因为这会显得很浅薄很趋利,我并不是一个企图心很强的人,在我看来选择了绘画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无关处在人生的哪一阶段。而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选择,没有对错之分。但即使是作为一个生活中比重很轻的业余爱好,在这样一个嘈杂的年代,还有什么爱好可以如此简单的仅凭一支笔和一张纸就让整个世界安静下来,你不再爱他了,多可惜。

评论

热度(632)

  1. 大河向东二石京 转载了此图片